为成为绝色尸尊的枕边人,她独斗后宫佳丽三千…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第一章 死了还能又活

古慈曾听人说被杀之人煞气太重,轮回时会被煞气吞噬,三魂七魄不全,难以轮回。

轮回吗?

虽然听了许多传说,但是她先前没死过,不知到底有没有轮回这种事。

魂飞魄散么?有什么好怕?

可现在不同,现在古慈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渐渐不受控制,全身麻木,抽空,眼前渐渐模糊,直至漆黑一片。

她开始担忧,自己是否会魂飞魄散,入不得轮回?

刚才她正和男友约会,却突然被一群混混围住,争执中一把明晃晃的短刀亮了出来,随后她下意识的扑了过去,替男友挡住了那把刀!

一行人见出了人命,慌忙逃窜,包括她的男友。

血液渐渐流出身体,而后古慈似乎出现了一些幻觉,她在一片晕眩之中看到了男友。

他正在古慈家里翻找着什么,与他在一起的,是个打扮很是妖媚的女人。

那个女人拿着她放在电视柜上面的照片问:“这就是你前女友?”

“就是她,拿了我大把钱挥霍!我怎会瞎了狗眼认识这种女人!你快别看了,过来帮我找找,一块淡青色的玉,纹的青龙。”

古慈听到他如是说道,心头仿若被巨石砸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天旋地转不过如此!

这是传说中的离魂么?在流连人世的最后一刻去看一眼心中牵挂之人?

可这,却不如不看!

相恋一年有余,她何曾多花过他一分钱?吃穿用度全是她包,甚至最后还替他受死,可到头来,却得了个这样的评价。

但古慈不后悔,即便他是这样说的,但他依旧会愧疚一世,午夜梦回之时,缭绕的也定是关于她的恐怖梦境,相比之下,就这样魂飞魄散还更幸福些。

心静,则魂静。

可她却没有失去意识,渐渐地,眼前的景物皆消失不见。

虽然四肢没有任何知觉,也睁不开眼,但是却能感受到四周异常冰冷,耳边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泥土石块落下的声音。

难道她被下葬了?不是说好了魂飞魄散么?若是人死了,还有意识,该有多么恐怖?!她要在这冰冷的坟墓中呆上多久?!

一千年?!一万年?!

古慈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脱线的女人,就例如此刻她脑子里想的却是自己现在的形态是尸体还是骨灰?

嘀嗒……嘀嗒……

耳边又传来了时钟转动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着,犹如夜半时分的秒针声音,深沉的让人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当嘀嗒声越来越远,她竟然发现,自己的手脚渐渐恢复了知觉,身体也恢复了温暖,不再感受到寒冷。

“呼——”她非常自然的也恢复了喘气的功能,长叹一声。

下一瞬古慈就被自己震惊了,喘气吗?死了是肯定不会喘气的吧?!

她睁开双眼,但四周还是空洞一片的昏暗,她试着动了动,听到了一点点微弱的铃铛声,再动一下,铃铛又响。

古慈摸了摸四周,摸到的是一片冰凉的木质感觉,她可以确定现在自己在一个狭小的木头框框里。

是骨灰盒?还是棺材??

古慈咬了咬唇角,抬起腿,朝着上方猛然踢起一脚。

轰——!

类似棺材盖一般的木质盖板被她踢飞出几米远,翻了几翻,嘭然落地,撩起一大片灰尘。

自己啥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古慈从这木头盒子里面起身,外面依旧是黑蒙蒙的,像是夜色,不过还算勉强看得清楚。

果然她猜的没错,自己果然是在个棺材里面,而看情况更可能是在某个墓穴的棺材里面。

至于她为什么会判断这里是墓穴,是因为,距离她不远处,还有许多口类似的棺材,围绕成一个巨大的圆形。

在这圆形的正中央的高处中,还有一个很与众不同的大棺材,看样式,还是水晶或者宝石制成的,华光熠熠。

而且古慈还看到了让这墓穴不至于漆黑一片的装置,类似于一片星空的拱形房顶!上面全是闪闪亮亮的圆形装饰品,大小不一,自带夜明模式!

古慈张大了嘴,震惊的坐在那口大棺材里面,脑中一个概念渐渐形成,她头顶的东西,是不是,传说中的,特别值钱的夜明珠?!

而且她刚才不就应该是死了?

灵魂渐渐虚无的感觉不是假的,而这个时而移动起来便有铃铛声的身体,肯定不是自己的,自己从不带那种儿童饰品!

难道是穿越了?古慈忽然咧嘴一笑,这是否就是祸害遗千年呐?这彪悍的人生!

人的好奇心总是无限的,特别是女人。

古慈对于这个神秘的墓室充满了兴趣,自家老爸曾经就是个业余考古的,没事爱研究些坟墓什么的,所以古慈站起身,一脚迈出棺材,打算看看这墓室有何特别。

“啊——!”可惜,她低估了棺材板的高度,一脚踩空,飞扑在地。

当她发出声音以后,明显听到了一些哗哗的声音,随后,整个墓穴开始颤动,一些残黏的泥土从墓穴顶端散落下来。

“哎呀呀——”

古慈抱着脑袋躲避着残土飞沫,直到墓穴不晃了,她才爬起身。

揉了揉先前磕疼的下巴,这是被她这一摔弄得地震了?还是不巧赶上盗墓的炸穴了?!

“你是何人,为何惊扰本尊长眠。”

一个冰冷沉寂的男声响起,在空洞洞的墓室中回响,有些渗人。

“你你你……你又是什么东西!”

古慈抬起头,见到一个朦胧的影子,看不清脸,只觉得长得很高壮颀长的样子,心中有些惧意。

“放肆。”他沉声,只两个字,便伸手提起了古慈的一条腿,毫不费力的将她倒提在空中。

古慈欲哭无泪的被抓着脚踝倒提着,心中愤慨,这什么情况啊!

被那个渣男以怨报德也就算了!被一刀囊死没有魂飞魄散也就算了!没死成复活在一个古墓中也可以忍受!可这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凶恶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他不是男人,是男鬼也说不定……!

第二章 墓室中的美男

古慈就这样被提着,心中飞过一万只中华神兽!

“大侠……哦不!大神!我错了!放我下来好不!”古慈眨了眨眼,努力飙出几滴泪,希望有用。

下一刻,古慈感觉自己被放了下来,嘭的一声落在地上!

真是不怜香惜玉啊……

虽然再次摔疼了下巴,但是古慈还是很高兴自己又回到地球表面,看来这个人还不算太坏。

“你是何人。”

又是一句毫不像问句的问话。冰凉冰凉的,和他的人似得,只是一片阴影。

“我是古慈,您是?”

古慈弯着腰,做出一副面对顶头上司的样儿,毕竟她可不希望自己再被倒提在空中一次!

他的力气太大,古慈这人没别的,就有眼力见儿,现在很明显不是逞能的时候,能多客气就得多客气!

“他们称我尸尊。”男人漠然回道。

他的声音就仿佛是一道直线,没有任何波澜。

而且他动都没动,就一直杵在那儿,逆着头顶那点微光,看起来恐怖的几乎让古慈撒腿就想跑。

可她知道,她不见得跑的出去。

“哦哦,师尊!原来是老师!”依旧是一副可爱小鸡崽的表情,古慈连连的点头啄米以示问好。

“你为何在此?”他微微侧了侧脸,看向古慈。

古慈嘴角抽了抽,犹豫了,无法回答这句话。

他看着古慈,那两颗眼瞳看起来冰凉冰凉的闪着些寒光,而且光度不够,依旧看不清脸,徒增恐怖之感。

“我也不知道。”耸耸肩,她还想知道为何在此呐!她找谁问去?

“若无事,本尊睡了,休要再扰。”

话毕,只见他双脚竟然就那么离开了地面,平行的飘进了最中央的大棺材里面,无声躺好。

古慈瞪大眼睛,看着这仿佛特技杂耍似得情景,突然头皮发麻的反应过来,这……真是个鬼!!!

而正当古慈惊呼一声正准备逃跑的时候,竟然也莫名其妙的就飘了起来!

就像有什么东西抓着她的脖领子,然后直直的将她抛落在那个水晶棺外面!

古慈几乎快摔碎了,心脏跳的都快要蹦出来!

那水晶棺的周围,是有些凹陷的样子,古慈伸出手,想要借着力道攀爬一下,可是双手刚攀着棺材爬上去,便惊愣住了!

这水晶棺就像是挖空了一颗巨大的夜明珠一般,男人躺在里面,全身都照的晶亮亮的。

一身古装暗绣镶金线的白衣唯美散在棺中,白嫩的几乎像豆腐块儿似得皮肤!妖异邪魅的面庞,多一分妩媚少一分刚硬的气质,估计百万人中也挑不出一个!

略带些冰蓝的黑发,狭长的眼睛,还有那长的要命的像两个羽扇一般睫毛!

活脱脱的妖孽啊!还是个古代妖孽!比那些漫画书上面的帅哥帅多了!!

古慈咂了咂嘴,魂儿都快飘走。

“为何这样看着本尊。”男人闭着眼,忽然张口说道。

“我我我……”

古慈开始结巴,不是她胆小,她在看到他不是鬼的时候,已经算是平静的多了。

只是……她有美男恐惧症。

虽然很爱慕那些漂亮男人是真的,但是一近距离对话就磕巴,也是真的。

男人睁开眼,一双墨色眼瞳漾着金色的流光,整个瞳仁硕大闪亮,看起来竟是灿烂夺目的黑宝石一般!

古慈一瞬间便痴了,连眼睛也忘记眨。

“为何不语?嗯?”他坐起身,看着一脸窘迫的她。

“我……没没……没看你!”

古慈心中似乎有个小人一杆鼻血窜出后倒地不起,就此死亡了,而她的嘴,还是没有救得回来,依旧不知该怎么发出音阶。

“哦。”他默默的应了一声又问道:“可还有事?”

唉!古慈心中叹了口气,却忽然瞧见那水晶棺材上刻着几排晶莹的小字。

“陌缚……生于庚乙年冬……二十四云……”她看着那些字,不是她所认识的正常汉字,但不知为何,就是能够认得。

“你知道本尊?”男人抬起眸,疑惑的看着她,那双漾着寒气的眸,让她再次打了个机灵。

“这里写着……”她指着那几个小字道。

“你究竟是何人!”

眯起眸,冰冷的声音瞬间变为愤怒,下一瞬,陌缚已然站在古慈面前,一只手掐着她的颈子,从牙缝中挤出字句,脸上满是阴寒之色!

“呃啊?!”古慈不明所以的挣扎着,脖子突然被死死掐住,难以呼吸,整张脸涨的难受,太阳穴上的动脉突突的跳动着。

“你是御天一族的人?”陌缚眯起眼,邪肆的看着她,一双眸子忽然射出危险的冷光。

“什么雨天晴天的……痛!”

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痛楚,古慈闭着眼郁闷的哀嚎着,手上的铃铛随着动作叮当作响,发出一阵奇怪的响声。

这铃铛与正常铃铛有些不同,听起来声音闷闷的,好像是坏的。

陌缚看到那双铃铛,双瞳猝然一紧,手上力道减轻,缓缓开口道:“这铃铛哪里来的。”

感受到那双冰凉渗人的手缓缓松开,古慈如搁浅的鱼儿回到水里一般连忙缓了几口气道:“从我醒来就有了。”

“是何人指使你来的?”他转而持起她的手,磨腻着她戴着铃铛的手腕,轻柔的声音似是蛊惑一般。

“我不知道……”古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弱弱道:“没有人指使我,我也没有任何目的……”

随着那双诡异的明眸越来越近,古慈觉得自己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不由得闭上眼,不再看那张魅惑的容颜。

下一瞬,古慈忽然觉得唇上贴上了冰冰凉凉的东西,而后浅浅的凉意漾遍全身……

这一刻,古慈几乎被吓得定格了,感受到唇边那温柔的冰凉,突然觉得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死后的幻觉?!

她略微撬开眼睛的一条缝……偷看了一眼。

“月染……”陌缚的两只眼瞳忽而彻底幻为暗金色,口中喃喃说着些什么,而他……好像还在原来的位置!

“啊啊啊——”古慈睁大眼看着陌缚,刚刚的感觉绝对是亲亲没错,但是为什么她觉得他从未动过!

难道……是错觉?

第三章 帅的承受不了

下一瞬,陌缚眸中寒光一掠,双瞳又恢复只有淡淡金色的晶黑。

他仿若没事人般撤回了手,不屑的冷哼:“谅你也没那个胆。”

“是是是……”古慈心有余悸,一边说着,一边再次退离几步远,心中惧怕了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为何怕我?”又是一句冰冷的问句。

“因为……你帅的我承受不了。”古慈尴尬的笑作着揖,婉转道出实情。

“什么是帅。”他又问。

“就是好看,长得美,漂亮。”她回答。

“放肆!”陌缚冷冷道:“本尊是男子,怎可用美丽漂亮形容!”

古慈闭上眼下意识的护住脖颈,以防再次被掐!但等了半天不见动静,睁开双眼,看到陌缚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冷冰冰,却带着些无法隐藏的有些喜悦之色。

古慈不明所以,为何他脸上会出现那种神情?刚才不是还凶神恶煞的??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本来就是该死透的人了,还剩条命就应该拜谢天地了,现下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墓室,然后搞清楚自己在哪里,这又怎么一回事!

古慈看到那个刚才被她一脚踢飞的棺材盖,心里有些小主意渐渐生成。

那棺材盖上有几条类似树枝般粗细的装饰,她又用脚狠狠的踹了踹,踹下来一块攥在手中,手感正整好!

于是古慈跨坐在棺材盖上,开始狠命旋转手中的木棍,努力学习古人钻木取火。

小木棍飞速的旋转着,随着她的动作,手腕上的铃铛也叮铃叮铃响个不停。

借着微弱的光,古慈能看到自己的手黑黑的,似乎几百年没洗过了似得,而且那双手,小的要命。

她想,她此时可能在一个女尸身上。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诡异到古慈现在虽然醒了,都怀疑自己其实就是在做梦!

先前一切都在做梦,包括挡刀和穿越!

唉!古慈又是长叹一声,她心中知晓,自己是在为这种诡异的事情找依据,可自欺欺人总归不对。

默默的干活,找到出去的方法才是要紧事。

陌缚安静的坐在自己的水晶棺里,闭着眼,似是在聆听,脸上出现不明意味的表情。

古慈心中烦忧,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沦落到这种境地!复活在一个女尸身上,还要想办法逃离古墓!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你在做什么。”陌缚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些不耐烦一直看着她重复着搓转的动作。

“钻木取火。”

古慈耷拉个脑袋,手心都快搓出泡来了,那中心处也已经被她钻出一个浅浅的小坑了,可是就没有起火的意思!

“我帮你。”陌缚沉声。

只见她眼前忽然一亮,一道光焰飞来,霎时引燃了棺材板,整个棺材都惴惴燃烧起来,瞬间照亮整个墓室!

古慈看着陌缚的动作,嘴角抽搐,眼中满是惊诧。反应过来后赶快伸手将小木棍放在上面引燃。

“你又在做什么。”

“找些亮光,研究一下怎么出去。”古慈依旧专注于手中的小小火焰。

“你要离开?”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奇怪。

“不然在这墓室里住一辈子?”

“哦。”陌缚只闷闷的应答了一声,一双冷眸淡漠的看着她。

回过头,看着陌缚那张妖娆的脸,古慈忽然觉得,脑中浮现出一丝异样的情绪,很想上前拥抱住他!

这种怪异的情绪一直持续到陌缚低下头,挥了一下袍袖,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响起,随后整个墓室晃动了一小下后平静下来。

古慈惊讶的看着一扇石门缓缓打开,一些微弱的光亮照射进来。

“你走吧……”闭上眼,陌缚安静的躺回棺材里面,不再言语。

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说睡就又睡了,古慈晃了晃头,放下手中的火棍踩灭,奔着石门走了出去。

“唉……”一声幽幽的叹息回荡在空洞的墓室中,悲凉入骨。

出了墓室,古慈眼见着那扇石门缓缓落下,轰的一声落地,这墓道照比里面的墓室来说要亮上许多,有许多粗黑的铁链缠绕着,尾部镶嵌在周围土黄色的墙壁之中。

缓缓走出墓道,这狭长的墓道越走越亮,最终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大片的绿色,原来这古墓是在一座山里面。

古慈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偶尔低头捡些小蘑菇什么的,没多一会儿,她的怀中就出现了一大把蘑菇,多到她必须把衣裳掀翻开当成小兜。

“啊啊啊——鬼啊——”一声尖叫。

古慈不悦的皱起眉,看到一个看似清秀的少年正站在不远处瑟瑟发抖,听到他的喊声,一个穿着麻布衣裳的男人慌忙走了过来,两个人都是一身的古装。

“不是鬼不是鬼,只是个女子而已,寻儿莫怕。”男人赶来后安抚着少年。

“可是她分明穿着死人的衣衫……”名为寻儿的少年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一身柔白的古慈。

“出门游玩,不小心迷了路,衣裳破了,是从死人身上扒的。”古慈翻了个白眼,随口扯个谎话。

“哦,那姑娘家在哪里?需不需要我们带你回去?”听见她这样解释,二人才略微放下心来。

“不用,我只是有些饿。”古慈心中吐了下舌头,这两个男人可都是古装,既然连时空都变了,那么她哪还有家可回?

男人听她说饿,便毫不吝啬的掏了掏身后的口袋,掏出一只灰白色还带着些血的小兔递给古慈。

“这怎么好意思……”虽这样说,但古慈依旧接过兔子,一脸笑意,心中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现在独自一个人,无亲无故,还穿着一身惹眼的衣物,要是下了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莫不如先回那个古墓,再从长计议。

“兔子,还有么?”看着他鼓鼓的袋子,古慈心中想着,先弄些吃的准没错。

“呃……”男人表情有些为难的样子。

古慈摸了摸身上,似乎没带钱!但是动作的时候,一阵铃铛响声再次传来,古慈抬起手臂,两只纤细的手腕上分别带着银色的铃铛,做工很是华美。

这……应该是银的吧?

第四章 美男鱼帅炸天

想到这,古慈拆下其中一只手腕上的铃铛递给男人道:“和你换,可以吗?”

“这太贵重了……”男人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收下了铃铛便把整个袋子都递给了古慈。

“万分感谢。”古慈将蘑菇全都装进那个看起来装了有几只兔子的袋子,扛在肩头后问道:“你的水壶送我可好?”

“好好……”男人连忙拆下自己与少年的皮质水壶,都全数递给了她。

“谢谢,还有,这山里有没有水源?”她可受够了自己这脏兮兮的爪子般的手。

“有!往东走不远就是!”男人憨厚的指着方向。

“谢谢。”再次道谢后,古慈告别了这两个男人,背上东西便奔向了水源所在。

果然,走了不久便看到了一处安静的小溪,蜿蜒着汇成了一个小湖泊,蛮干净透彻的样子。

不愧是有古墓的山里,风水就是好!古慈高兴的放下东西便奔向小湖边,伸出两个脏兮兮的小爪子便开始清洗。

可是搓了半天,一层层的泥水下来,她仍旧觉得不过瘾!不知这让她复活的死尸有多久没有洗澡了,一想到‘她’曾经在那棺材中不晓得躺了多久,古慈就觉得浑身发麻。

她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扑通一声跳进湖里,不深不浅刚刚好,脚下是类似鹅卵石的东西,也不滑脚。

古慈就在这小湖中快乐的清洗自己的新身体,一边洗一边赞叹,看来这具身体洗后的肤色,还是挺白嫩的!这皮肤软软的,或许是刚刚死了不久的,要是她复活在一具已经烂掉了的尸体上或者骷髅什么的,那才是悲催不幸呢!

“呦呦……瞧瞧我看到了什么?肤如玉脂,身姿诱人,果然妙哉!”一个优哉游哉的声音,不带一丝杂质,公然赞叹着古慈的新身体。

“混蛋。”古慈四处看着,也不担心自己被看到,反正听那话就已经被看光光了,况且现在自己又在水里,淹的深,看也看不清,除非他有鹰眼!

“混蛋说谁?”那个声音依旧盘绕不散,可古慈就是没看到周围有人!

“混蛋说你是混蛋!”果然是个混蛋,既然都是混蛋,那么古慈死也拉上他共做混蛋。

“啊哈哈——!”朗声大笑之后,一个蓝绿色头发的男子忽然从水中一跃而出,白皙的胸膛随着笑声起伏着,水滴从下颚滴落下来,闪耀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见到那他的一瞬间……古慈就知道……自己又要犯病了……

这是什么情况,老天爷玩她呢?

自己有美男恐惧症,便要穿越到美男扎堆的地方么?!

这男人生着一张白嫩的娃娃脸,高挺的鼻梁,最妙的是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晶晶亮亮的,显得无比的灵动,而且修长的手臂与白皙的皮肤,还有那清秀的锁骨,都证明他是个灵气十足的美男子。

可惜,同是美男,古慈还是看那个师尊比较顺眼,至少没有这么轻浮!私自偷看别人洗澡!

“转过去。”古慈对着面前这个不速之客缓缓向后游退了几步后厉声道。

“偏不。”他笑着也向前挪了挪,古慈甚至还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划的水,他便已经绕着她游了一圈儿又回到原地了。

古慈咽回了口中骂人的话,感受到自己额头上的青筋似乎都蹦出来了,无奈道:“那便耗着吧!”

“耗着就耗着,反正我天天在水里!”他欢快的又游了一圈后,笑着回答。

古慈阴着一张脸道:“鱼么?天天在水里,怎不淹死你!”

“不是鱼。”他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道:“不过也差不多!反正淹不死!”

古慈再次翻了个白眼,心中思考着该如何撵走他,总不能就此耗死在这里了,况且自己现在还饿的要命,放着兔子在岸边也不是很安全,万一有野兽什么的路过她就白忙活了!

见她半天没说话,他撩拨着水花泼向她笑道:“你叫什么?我叫清胤。”

“……”古慈不打算搭他的话,这种厚脸皮的人,没必要互换姓名。

“别不说话嘛!晴天朗日的,多说几句又不会死!”他再次撩起一片水花泼向古慈。

古慈咬牙切齿的打了个冷颤,她现在几乎快要被逼疯了!

如果在其它情况下她面前出现这么一个笑得无比灿烂的花美男的话,她也许会很开心!

可是现在她是站在冰冷的湖水中,估摸着再站一会就要抽筋了!谁还有心情聊天!

“你可是冷了?”看到古慈打了个冷颤,他关切至极的游了过来,试图包裹住她的样子。

“呔!”古慈大喝一声,她可不希望再这样荒郊野外的湖泊里面被个男人吃干抹净然后跑个没影儿。

清胤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喝止的声词,不过还是乖乖的停下来,转过身叹道:“那你快些穿好衣裳吧。”

见他真的转过了身,她这才挪着步伐上了岸,毕竟被偷窥是一回事,在知道的情况下还被看的话,那才徒增恶心。

迅速穿好衣服,古慈本想叫他转过身来,旋即一想,若是叫他转过来,看这男人赖皮的样子,说不定又被糊上了,于是悄悄的扛起袋子准备溜走。

“这么狠心……丢下人家就跑……”那声音极度的委屈。

“……”古慈转过身,却看到那人依旧一脸笑意的站在小湖泊里面,冲着她挥手。

难道他是不能上岸的?她忽然想到,这样……果然安全多了!

“别走嘛……”他粘粘的声音,充满了诱惑的意味。

“那好,那我问你,这里是哪?”古慈坐下,大有一副审问犯人的样子。

“凤凰山。”乖宝宝眨了眨眼痛快的回答,两只嘴角弯弯的勾起,墨绿色的眸满是喜悦之色。

“再扩大一些。”

“飞凤城!”他笑意盎然的又扑了扑水。

“还能再大么……”古慈闷闷道。

“不能了,再远的地方,我也没有去过了。”他也闷闷的回答。

“那好,多谢!”古慈谢过他,提起袋子略微整理了一下,抬腿便走。

“喂喂!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清胤在身后大声喊着。

身后传来哗啦哗啦的划水声,半晌,古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只见一条蓝绿色的漾着光芒的大尾巴在水中翻搅了一下后遁入水中消失不见。

鱼——?

人——?

鱼人?!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百乐门娱乐_百乐门娱乐官网_百乐门游戏娱乐中心 - 分类 百乐门娱乐